南沙石化項目遷址記

2019-08-16 15:31:28

7月30日,圍繞中科煉化一體化項目是否該落戶南沙而持續長達兩年的爭論終于塵埃落定。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當天在接受境外主流媒體采訪時表示,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各方一致同意該項目遷出南沙。一直關注該項目進展的廣東省政協常委、中山大學地球與環境資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教授表示,廣東決定不在南沙上石化項目是明智的,這是吸取了廈門PX項目的教訓,也是吸取了民間、學界的意見而作出的科學決策。

“南沙石化選址南沙是科威特方面的主意,主要是因為有現成的港口,再就是南沙所處的珠三角幾何中心這樣優越的地理位置。”曾任廣東省政協常委、現任廣東省政府參事室參事的王則楚在一個發自民間的關于南沙石化的討論會上說。

從地圖上看,南沙地處珠三角幾何中心,距離廣州、香港、澳門三地市中心不超過,方圓范圍內共有6000萬人,周邊有廣州、深圳、珠海、香港、澳門五大國際機場,是廣州、深圳、珠海“A”字形高速公路和軌道交通的橫軸,得天獨厚的海陸空位置使南沙成為連接珠三角兩岸的交通樞紐,廣州及大珠三角最重要的支點城市和經濟增長極之一,戰略地位十分突出。

在中科兩方的規劃中,計劃落戶南沙的石化項目投資約為80億-90億美元,建設規模為煉油能力1500萬噸/年,乙烯生產能力100萬噸/年。建成后,規模將會超過投資40億美元、位于福建的中國-沙特石化項目,成為中國最大的合資煉化項目。

廣州的渴望與勝出

“不僅是科威特,廣州市政府也盼望這樣大的石化項目能落戶南沙,”廣東省政協常委、中山大學地球與環境資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分析說,“因為這對GDP有明顯的拉動作用。”據稱,按照原計劃,到2010年左右南沙石化項目完成后,廣州將形成一個年煉油能力達3000萬噸、乙烯200萬噸的世界級石化工業基地。

自從1988年開始,霍英東率先提出開發南沙,希望將其建設成為一個擁有國際性港口的現代濱海小城之后,南沙在廣州的發展戰略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廣州市歷屆政府都以“再造一個新廣州”來制定南沙的發展戰略。

19979月,廣州市政府正式頒布實施《廣州南沙經濟技術開發區總體規劃》,把南沙定位為“建成以港口碼頭為中心,交通運輸、工業加工和旅游服務齊發展,功能齊全、布局合理、環境優美、文明發達、面向世界的現代化海濱新城”;而在2004年廣州市公布的《南沙地區發展規劃》中,強調產業發展堅持“生態優先”的發展戰略,產業發展模式清晰為“一個龍頭”(現代物流業)、“三大產業”(臨港工業、高新技術產業、裝備工業)、“四大基地”(汽車基地、造船基地、鋼鐵基地、石油化工基地)。

2005年是南沙發展最為重要的年份。當年5月,國務院民政部批準其成為廣州市一個獨立的行政區;而也就是在那一年,時任廣東省副省長的鐘陽勝與科威特能源大臣法赫德簽署諒解備忘錄,籌劃建立一個由中石化控股的預計投資80億美元的煉油廠,南沙石化初露端倪。據悉,自從中科煉化項目明確落戶廣東后,茂名、惠州、珠海、中山和江門等地也在積極爭取該項目。

“這個項目選址在南沙,是從我省9個備選地址中最后確定的,并經國家發改委同意的。”廣州市長張廣寧在2008年全國兩會期間說。 

廣州市的決策者認為,支持南沙石化項目主要是基于“保障廣州的經濟安全和公共安全”等方面的考慮。,出席全國兩會廣東團小組討論的廣州市長張廣寧表示“廣州市政府支持南沙石化項目”,他認為“在南沙新建石化項目,對緩解廣州石油供應緊張局面,維護經濟安全和公共安全,保持社會穩定具有現實和長遠的戰略意義”。

“廣州一直是廣東經濟的帶頭大哥,但是近年來在深圳的追趕下壓力比較大,上一個大型石化項目顯然有利于鞏固在經濟上的龍頭地位。”周永章說。

保護南沙的環保爭議

,廣州市酷熱難耐,已經連續兩天發布橙色高溫預警。而南沙萬頃沙仍然有涼風陣陣,并不時被雨水侵襲。

沿著廣珠東線往占地面積達26萬平方米的百萬葵園方向走,會看見一塊寫著“廣州石化加工科威特原油南沙廠址”的項目概況的牌子。在過去的3年多時間里,百萬葵園—這個世界上唯一葵花常開的公園,一直面臨著石化項目的影響:按照原來的規劃,占地8平方公里的南沙石化項目將在離它不足3分鐘車程的地方落地。

“廣州市政府很想要這個煉化項目,因為這不單是一個廠的問題,還會因此而產生一條比較長的產業鏈,會產生很好的經濟效益,”,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退休教授鄭天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說,“但專家們不是很贊成,在2007年項目的評審會上就有人因為環保因素而表達了反對意見。”

據環保專家分析,目前珠三角已經和長三角、環渤海灣、美國得克薩斯州、墨西哥城一起,成為全球五大灰霾地區,如果再建一個大型煉化項目,必然會加重灰霾、光化學煙霧等大氣污染現象。

“廣州一年中有9個月都吹東南風,而南沙正好在廣州的東南面,建石化廠的話肯定會對廣州市區造成污染。”不少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都強調。不但如此,因為南沙是珠三角地勢較低的地區,受風向作用,這一地區內聚集的污染空氣很可能向深圳、香港及珠海、中山、澳門方向擴散。

而為了給二氧化硫排放指標為6000/年的南沙石化項目騰出足夠的環境容量,廣州市政府計劃讓廣石化黃埔基地減少二氧化硫排放量6035.88噸。

“政府打算用這種環境容量置換的方式確保這個項目建成后不增加廣州市的污染排放量,” 鄭天祥說,“但專家們都覺得,目前南沙的電子、食品加工、船舶制造等工業門類已經夠它發展十來年的了,取消石化項目對南沙自身的環境和可持續發展也是非常好的。”

雖然經過近20年的工業化進程,但扼有珠江出??诘哪仙橙匀凰W密布,湖塘眾多,境內濕地面積達89%,是廣東省惟一的面積超過1萬畝的濕地保護區。“南沙濕地的確令人憐愛,它就是人身上‘柔軟的下腹部’,敏感,脆弱,需要小心呵護。”時至今日,廣州市人大代表、廣州市社科院哲學文化所所長曾德雄仍然記得自己在去年3月份在南沙區萬頃沙時見到的情景:溝壑縱橫交錯,魚塘蓮塘星羅棋布,一片南國水鄉之色。

作為廣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曾經向廣州市人大提交了一份關于南沙石化項目的建議,呼吁通過制度設置和安排讓公眾參與到這個項目的決策,可是得到的答復并不能讓他滿意。

與其有類似遭遇的還有作為廣東省政協常委和廣東省環境保護社會監督員的周永章,他曾多次在政協會議和廣東省環保局召開的座談會上提出對南沙石化的反對意見。“但在這些場合,領導都不會當場拍板,給出的答復都是需要作進一步的調查研究。”

舍近求遠的環評

“在2007年時,專家和民眾質疑南沙石化項目時還顯得比較弱勢,廣州市有關部門不怎么理會專家們的反對意見。”周永章說。

但爭論的高潮還是出現了。20081月,廣東省兩會期間,南沙石化項目被列為當年重點建設的新開工項目。劉奕玲等14名省人大代表聯名提交議案,以項目環評尚未審批為由建議緩建。

在緊接著3月份到來的全國兩會上,該項目再一次成為代表委員爭議的焦點:廣州市長張廣寧力挺項目落戶南沙,而廣東省環保局官員則透露,項目環評報告尚未交到省環保局初審。

而來自香港方面的質疑也多了起來。就在2008年廣東省“兩會”結束后不久,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就在香港發表文章,批評粵港兩地政府缺乏環保協調機制—因為擬議中的南沙石化基地,距離香港只有,要較廣州市中心更近;而在今年34日,香港立法會議員余若薇在立法會會議上,更公開質疑南沙煉化一體化項目,并詢問香港特區政府有沒有通過粵港兩地政府的溝通渠道表達相關的意見。

“南沙項目一切看環評。”面對諸多爭議,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朱小丹一錘定音,而持相同意見的,還有廣東省發改委和廣東省環保局的相關官員。

據了解,為了開發南沙,早在2004年廣州市政府就曾委托中山大學對南沙濕地的生態系統進行了專題研究,《廣州南沙地區濕地生態系統研究》一書還作為研究成果在200610月由中山大學出版社出版。

“廣州市方面要求4個月完成研究,但最后用了8個月才完成。”項目的負責人之一、中山大學環境科學與工教授、聯合國環境署/全球環境基金南中國海項目首席專家陳桂珠在去年3月份接受曾德雄的訪問時說。

但南沙石化項目的環評最后卻由北京師范大學環境學院負責。“雖然北京師范大學環境學院是全國實力最強的三大環評機構之一,但身在北方的他們對珠江口了解得很少,而中山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的環評實力也在三甲之列,且熟悉情況,南沙環評舍近求遠實在令人費解。”曾德雄說。

時至今日,南沙石化環評報告仍沒有向公眾公開。有知情人士透露,北師大派來的環評人員對南沙濕地的統計與中山大學相差甚遠,“將三角洲沖積平原寫成旱地,剛好讓濕地少了1萬多公頃”;而對南沙鳥類狀況的調查中,環評人員“拿走的還是中大的老師10年前的成果”,并沒有進行實地的考察統計。

“廣州市環保部門跟我們說,什么意見都可以提,什么話都可以罵,”陳桂珠對前來了解情況的曾德雄說,“他們是又想搞建設,又怕出事。”

與廣州市熱切支持石化項目落戶南沙相比,廣東省政府在回應公眾質疑時顯得尤為謹慎。在廣東省政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廣東省環保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陳光榮表示:支持南沙石化落戶廣東,但環評報告未批準通過前不得開工。

遷出南沙的明智與反思

形勢終于在今年4月份逐漸明朗起來。先是在,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考察惠州時,對當地擴建大型石化項目的構想作出過提醒:好項目很多,大家不要都搞到重石化上去。

據分析人士指出,這意味著廣東省領導層在聽取民意的基礎上,對大型石化項目作出了深層次的思考—因為時隔3個月之后,公開宣布南沙石化項目重新選址消息的,也是曾經表態“不要都搞石化項目”的省委書記汪洋。

接著是,正在參加廣東番禺大型裝備產業基地熱電產業規劃報告評審的周永章從廣州市發改委一名處長處得知“南沙石化這個項目上不了了”。

“盡管這個項目原本已經過國家有關部門的同意,遷出難度極大,但從南沙石化項目的遷址可以看出,我們對環境問題的重視,同時也是我們充分尊重民眾正確意見的表現。”汪洋在接受法新社記者提問時說。

 “南沙以前的發展思路為重化工業,如今這個‘化’字可能要去掉了。一些重工業項目是不是還要繼續上馬,現在也在思量之中。”鄭天祥表示,大型石化項目擱淺后,以前的建設百萬人口城區的目標自然也應當作出相應的調整。在今年5月份,廣東省發改委就以“南沙環境容量有限”為由否定了省人大代表“將廣州石化總廠搬遷到南沙”的建議。

在得知南沙石化遷址這一消息后,原來的項目落戶地—南沙萬頃沙鎮三民島上的村民們卻感到了一絲失望。為了這個項目,島上已經“控規”了三年,不再批建新的樓房及其他建筑物。“連個廁所都不給建,娶媳婦都沒房住。”有村干部向記者訴苦說。

據村干部介紹,三民島上的村民“都希望(石化項目)快點(建設)”,因為這個項目不但可以給他們帶來可觀的征地補償,而且會解決村民的就業、醫療和社保問題。 “如今失望也沒什么用了,政府決定要搬的話你也沒任何辦法。”,三民島民建村委的一名干部在電話里無奈地說。

“一直以來,公眾只是注意到了南沙石化的環保問題,討論的是項目的合理性,卻鮮有關于項目合法性的思考。”曾德雄認為,一個大型項目的開展,政府應該充分采納專家建議,公開信息,透明施政,確保社會公眾知情、參與,并制度化、規范化,以便有效落實,但南沙石化項目開展前卻沒有在人大進行過充分的討論,項目進展也缺乏相應的透明度。

“作為人大代表,我是在一個酒吧里跟朋友聚會時得知這個項目的,這很不正常。”,在廣州市社科院一間狹小的會客室里,曾德雄向記者講述去年3月份他曾走訪過的三民島,當時那里的7500名村民正在做著工業致富美夢,如今這一夢想已確信離他們遠去,“因為南沙石化項目缺乏正當的運作程序,村民們為此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南沙石化遷址,背后包括了來自港澳的壓力、廣州當地市民的意見和環保部及有關審批部門的建議,”周永章強調說,“廣東決定不在南沙上石化項目是明智的,這是吸取了廈門PX項目的教訓,也是吸取了民間、學界的意見而作出的科學決策,并不是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兩會上遞一兩個議案提案就能解決了的。”

南沙石化大事記

2005

廣東省政府和科威特簽署備忘錄,計劃投資80多億美元,在廣州南沙區合資興建大型石化項目,預計每年煉油量達1500萬噸,每年生產100萬噸乙烯。

廣東省政府和中石化以建設廣石化南沙廠區的名義,向國家發改委上報1200萬噸/年中科合資煉油項目核準報告。同年6月,該項目獲得國家發改委批準。

200711

展開部分項目前期工作。

20081

廣東省兩會期間,項目列為全省當年重點建設的新開工項目,遭到部分省人大代表反對,爭議一直延續到隨后展開的全國兩會。

20083

廣東省環保局在廣東省政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支持南沙石化落戶廣東,但環評報告未得批準前不得開工。

200811

由多名香港前官員組成的智囊組織—智經研究中心發表報告,質疑廣州南沙石化項目“可能成為珠三角都會區的安全隱患”。

200812

《珠江三角洲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正式獲中央批準,南沙石化項目并不包含其中。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正式宣布南沙石化項目遷址。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單一核心大客戶多次遭環保處罰,炬申物流經營風險加劇
復潔環保規模遠遜同行,五大客戶貢獻超九成營收
標桿誠意之作 南沙靈山島金茂灣受追捧
卓越城市更新啟動“有機更新 以心向新”環保主題公益活動
掃碼分享
3d千喜试机号关注 24小时开奖的三分彩 厦门妥妥在线配资 欢乐彩 极速赛车pk全天计划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发行的定价方式 极速飞艇1分钟选号技巧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三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