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魏建國:中國進出口額有望逆勢而上

楊佳欣
2020-06-16 02:49:47
魏建國表示,盡管受到全球疫情影響,今年我國外貿受到了嚴重沖擊,但中國外貿形勢整體向好的趨勢并沒有改變。三大貿易方式(一般貿易、加工貿易、跨境電商)共同發力,穩住外貿基本盤,預計二季度中國外貿會有較好恢復,全年仍有可能超過往年同期。借疫情之機,未來一到兩年將成為我國吸引外資的窗口期。

隨著全球疫情持續蔓延,國際貿易迎來至暗時刻。據世界貿易組織最新報告預測,今年全球貿易額恐將大幅縮水13%―32%,具體水平將取決于疫情的遏制速度和貿易能否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

世界需求普遍疲軟,我國外貿的發展形勢也異常嚴峻。海關總署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1.54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降4.9%,降幅和前4個月持平。其中,出口6.2萬億元,下降4.7%;進口5.34萬億元,下降5.2%;貿易順差8598.1億元,減少1.2%。

危機如同一塊試金石。在海外訂單下滑、國際物流運輸不暢的另一面,外貿企業紛紛展開自救,各地政府也出臺各項扶助措施,據不完全統計,在疫情期間,全國24個省區市出臺涉及穩外資的政策文件達45份之多。其中,跨境電商、出口轉內銷等多舉措成為穩定外貿的新突破口。6月9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支持適銷對路出口商品開拓國內市場,幫扶外貿企業渡難關。?

從當前的形勢來看,過去數十年形成的全球供應鏈和貿易格局注定會產生不可忽視的變化。在外貿“大考”中,中國該如何鞏固已有的外貿成果?外貿企業又該如何轉變思維?對此,時代周報記者專訪了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

魏建國表示,盡管受到全球疫情影響,今年我國外貿受到了嚴重沖擊,但中國外貿形勢整體向好的趨勢并沒有改變。三大貿易方式(一般貿易、加工貿易、跨境電商)共同發力,穩住外貿基本盤,預計二季度中國外貿會有較好恢復,全年仍有可能超過往年同期。借疫情之機,未來一到兩年將成為我國吸引外資的窗口期。


全年外貿總額有望超過去年同期

時代周報:今年前5月的外貿數據已公布,雖不是高分,但整體還是在及格線上的。結合當前的情況,你如何判斷我國外貿全年的走勢?

魏建國:我對中國的外貿仍抱有很大信心,對外貿全年的預期比較樂觀。一季度我國外貿呈現斷崖式下跌,二季度外貿已經企穩回升,三季度將有可能完全恢復并有所上升,四季度有可能超過去年同期。

作出上述預測的原因在于,疫情對我國外貿的影響是分階段的:在一季度,美歐日韓等我國主要外貿伙伴所受疫情影響較大,企業大面積停工停產,訂貨量大幅下降,因此在該時期,我國外貿形勢也比較嚴峻。但進入6月以來,多國已經陸續復工復產,各地社會經濟也逐漸恢復,因此,我國二季度外貿將開始企穩回升,但由于疫情正在拉美、非洲、東南亞等地區蔓延,外貿上升幅度并不會太快。而隨著各國疫情防控工作的不斷落實,以及年末圣誕節、新年等節日的到來,第三季度后,我國外貿有可能迎來訂貨高峰期,第四季度外貿實際發貨也將會進一步提升。

在疫情沖擊和全球貿易額下降的背景下,中國三大貿易方式共同發力,推動中國進出口總額不僅能夠達到去年同期水平,借助跨境電商等新業態的發展,整體增速甚至可能超過去年,達到5%―6%的同比增速。

時代周報:今年前5個月,中國對東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逆勢增長,對歐盟、美國和日本進出口下降。在你看來,未來中國外貿國別結構是否會有新的變化?

魏建國:未來中國外貿國別結構將會有很大變化。根據2018年的外貿數據,中國外貿可主要分為四大方陣:

第一方陣雙邊貿易額集中在6000億美元左右,依次為歐盟、美國和東盟;第二方陣雙邊貿易額集中在3000億美元左右,依次為日本、韓國和中國香港;第三方陣雙邊貿易額集中在2000億美元左右,依次為非洲、中國臺灣和澳大利亞;第四方陣雙邊貿易額集中在1000億美元左右,依次為俄羅斯、巴西和印度。

這四大方陣未來將發生很大的變化。在第一方陣中,今年1月至4月,順位已經發生改變,東盟反超歐盟成為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這種“逆襲”將會延續下去;在第二方陣中,韓國與中國的貿易額有可能超過中日,同時隨著中國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內地與香港地區未來的貿易額也有可能大幅提高。在第三方陣中,非洲有可能異軍突起,甚至有可能從第三方陣上升至第二方陣,甚至是第一方陣;在第四方陣中,俄羅斯潛力巨大,有可能躋身我國貿易伙伴的第二方陣。

時代周報:中國三大貿易方式(一般貿易、加工貿易以及跨境電商)目前各自面臨哪些挑戰?企業應該如何應對?

魏建國:當下,穩外貿最主要的是要穩住外貿主體,目前三大貿易方式企業所面臨的問題確實各不相同。

一般貿易的主體是民營企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訂單不足。對此,一般貿易企業應當轉換經營思路,如果某地區的訂單量收縮,就及時更換其他有需求的國家或地區進行銷售;一般貿易企業還可以臨時調整自身產品,將部分國內市場需求量較大的商品出口轉內銷,多舉共施,疏通銷路。

加工貿易的主體是外資企業,其特點是“兩頭在外”,即原材料從國外進口,生產的產品也是銷往國外。加工貿易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外籍人員的流動受阻,由于各國紛紛出臺疫情管控措施,我國外資企業中的管理、技術、調度、物流等相關人員無法順利返崗,對相關生產工作造成一定影響。針對這一問題,目前中韓兩國已經率先對商務人士互相開通了“快速通道”,幫助外籍人員快捷返崗。

跨境電商在本次疫情期間已經成為我國外貿的新亮點,在發展一般貿易和加工貿易的基礎上,跨境電商作為新興的貿易方式,還需要在融資等方面獲得進一步政策支持,促進其發揮自身獨特優勢,化解疫情對我國外貿帶來的影響。

擁抱跨境電商新業態

時代周報:受本次疫情特殊物理隔絕因素影響,不少傳統外貿企業為尋求突破也開始嘗試轉型跨境電商,在你看來,傳統外貿企業轉型需要注意哪些關鍵問題?

魏建國:中國已經是全球最主要的跨境電商市場,數據顯示,我國貨物貿易體系中,一般貿易仍是主體,占比約為67%,加工貿易占比約為23%,而新興的跨境電商迅速發展,比例迅速達到約10%。

隨著近些年貿易全球化的不斷深入以及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跨境電商逐漸成為傳統外貿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途徑,只是疫情加速了這個過程,外貿企業負責人要學會擁抱新業態。

轉型跨境電商,誠信經營仍然是重中之重??缇畴娚虩o需買賣雙方見面,更多的是“一錘子買賣”,這就要求企業提高誠信度,杜絕假冒偽劣產品,提高自身售后服務水準,不能讓假冒偽劣產品影響行業發展甚至波及國家聲譽。

根據調研,在中東等地區,使用手機上網購物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亞馬遜、facebook等仍然是當地消費者主要的購物平臺。對此,企業與政府應該共同努力,加大對中國跨境電商平臺的宣傳力度,提高中國跨境電商的影響力,抓住全球新一輪跨境電商發展的機遇。

時代周報:疫情沖擊下,全球經濟陷入衰退,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這是否會對中國產生影響?

魏建國:一些觀點認為,經歷本次疫情后,產業鏈會圍繞某國或地區獨立開展,我不認同這種觀點,全球化經過多年發展,單一國家或地區重組產業鏈不現實,外資更不會加速離開中國。

從全球生產力供應的角度看,疫情過后,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將進一步東移,而中國具備廣闊市場、完整的產業鏈基礎以及優惠的政策,中國將成為承接東移資本的沃土。

但在此過程中也需要注意三點問題:其一是要鼓勵中西部地區承接東部產業轉移,加大中西部地區吸引外資的力度,讓人力成本優勢在當地得到進一步發揮;其二是 “補短板”,加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體系建設;其三是打造最佳營商環境,尊重知識產權,打造以法治為基礎的、公開透明的市場。

時代周報: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支持企業出口轉內銷。在你看來,外貿企業“眼睛向內”還需要哪些支持?

魏建國:非典時期,企業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也用過,但這不是長久之計。國內企業有固定的銷貨渠道、市場和貨源,外貿企業出口轉內銷難免會擠壓一部分國內市場。

企業方面,需要積極轉變自身的產品,適應國內市場。同時也要學會適應國內網絡新的消費業態,例如直播帶貨等,學會創造新的營銷熱點,助力自身的業務增長。政府也要“搭好臺子”,扶持直播帶貨平臺進行可持續發展,讓外貿企業轉內銷的產品順利進入國內市場。

政策方面,還需要進一步提振國內的消費市場,疫情讓人們的消費欲望消減,但消費水平沒有降低,提振消費不僅可以穩定內需市場,也為轉內銷的外貿企業提供一定的增量市場。

未來一到兩年是吸引外資的窗口期

時代周報:從6月1日公布的海南自貿港方案,到近期商務部發布的24條措施支持湖北自貿區發展,這一系列開放政策陸續出臺,未來我國吸引外資會出現怎樣的新變化?外貿企業又該如何把握新變化?

魏建國:經過本次疫情,全球各國都會注重打造一條相對完整的生產鏈和供應鏈。因此,未來一到兩年是我國吸引外資的窗口期,國內各方要與時間賽跑,當下是誰抓住先機,誰就有機會一招領先,招招領先。

截至目前,中國批準設立的自貿試驗區(港)已經達到18個,當下無論是海南自貿港建設方案的出爐,還是多舉措支持湖北自貿區的發展,都體現了中國推動全球化的信心,不僅是沿海各地要加速吸引外資,發展外貿,內陸地區同樣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對于企業來說,當前應該更多地了解政策,用好政策。例如,在稅收方面,《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中要求對標國際水平,打造全方位對外開放的新平臺。其中,個人所得稅累進稅率不超過15%,比新加坡等國家還要優惠,極大減輕了企業負擔,企業要加緊學習、了解相關政策,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入駐自貿港、自貿區。

在一系列對外開放政策之下,企業和各地政府要改變自身“等外資上門”的舊思路,讓企業走向前臺,營造法治、透明的營商環境,在政策紅利下,打造良好的投資環境,提升國際社會對中國市場的信心。

時代周報:“大幅縮減外資準入負面清單”的時間表已經明確——將在6月底前完成。此舉是疫情下的特殊手段,還是我國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趨勢之一?

魏建國:這是中國實施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需要,是出于中國經濟自身發展的需要出臺的,而非應急之舉。負面清單分為三類,限制類、禁止類和鼓勵類,目前三類別下的子項目仍然較多,我國外資準入負面清單仍有大幅縮減的空間,需要進一步深化政府“放管服”改革,完善負面清單制度,在更多領域允許外商獨資。

時代周報: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籌辦好第三屆進博會。這是報告連續三年表示要籌辦好進博會。你對今年的進博會有怎樣的期待?

魏建國:中國具備4億中等收入群體的消費市場,在本次疫情期間,中國又在極短時間內有效控制住疫情,同時推出了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政策,多種因素都將助力中國成為全球外貿市場的重要陣地,提升各國與中國的貿易信心。

預計今年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的參展企業、參展國家等都會超過往屆,參展商品將覆蓋特點農產品、高科技產品、時尚用品等多種類。各國對中國市場的信心將進一步加大,在全球貿易疲軟的背景下,中國進出口貿易量有望逆勢而上。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3d千喜试机号关注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10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1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遗漏 湖北11选五结果 秒速快3骗局 票据理财平台有哪些 吉林快三大小预测 炒股行情软件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玩法